【中國居住證論壇│第三場次】沈伯洋:中國居住證的國民化問題

沈伯洋|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委員/國立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各位先進、各位與會的來賓大家好,我不會花太多時間,因是之前已經有一次記者會,大概有做過類似的發言,也是台灣教授協會舉辦的。這一次我是把發言人的內容放在活動手冊上,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那我要講的跟上面其實沒有關係,這放上來就是給大家閱讀稍微看一下的,因為最近某縣市長粉絲越來越多了,這樣的話有些資料流出去很容易被攻擊被亂報,不是很舒服喔,我沒有說誰喔……我說傅崐萁。

就是在這樣情況下,因為前面一個場次最主要是在講說在法律上的限制,還有我們應該怎麼做,因為這邊以一個人權的觀點來講我會覺得有一個迷思,在這件事情談人權其實一開始我們就輸掉了,用人權的事情來跟中國發居民證、身分證,這樣的一件事情沒有直接的關係,因為我們硬是把他當成直接的關係之後我們就會去討論人權,討論法律該怎麼做,那這樣的人權戰爭最恐怖的就是在說,贏了就會覺得很開心,很像阿Q勝利法,在心理學上比喻,很多人在打完人權戰之後會有性交完之後的聖人感。

因為畢竟跟中國談人權,第一個並不是很妥當,當然它們侵犯人權的事蹟是越來越多,還有他侵犯台灣人的人權,在我們國內的侵犯我們人權的時候當然我們一定會有某種程度的因應,到現在所主張的是一種便民措施嘛!今天拿身分證可以做貸款之類的,在這一種情況下某種程度在上一個場次有講,他本身就是一個統戰,那這一個統戰架構之下你去討論人權的時候其實一定有他的弊病存在,其實最主要是要跟大家講這個點。

我從頭講起,先有一個架構感,目前統戰的一個方式,大家如果夠熟悉的話第一個就是國家安全的侵害。早上也看到圖表,外部侵害等等,這個最主要就是我們台灣的邦交國一個個在斷嘛,那很多人就會覺得這個其實沒有什麼,那其實就是一個很嚴重的事情。除了這個國家不跟你邦交之外,還有一個更大的因素是在於說這個司法互助,譬如說我舉個例子,大家都知道西班牙監獄裡面有沒有關台灣人?有嘛,關了兩百多位嘛,大家知道這件事情嗎?不知道嘛因為新聞媒體不報導嘛。關兩年了嘛,對不對,記得5月的時候有2個台灣人在西班牙監獄送到中國啊,為什麼?因為他認為是中國人嘛,那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到底該怎麼處理?

第一個他們會認為說:沒辦法嘛,我們是一個中國政策嘛,我們跟中國麻吉麻吉嘛對不對?你們這邊雖然是有台灣人犯罪,但是我怎麼看反正他們中國說他們是中國人那我就把他送到中國去,這已經不是發生第一次了,菲律賓已經做過了,肯亞也做過了,如果說以人權團體的立場,我們不是要去營救嗎?去幫忙嗎?因為裡面可能會有無辜的人啊,因為他們可能只是個賭場問題忽然就把裡面逮捕然後裡面都是台灣人,所以當你要去營救的時候,第一個如果說對方就說,沒有錯啊他拿台灣的護照他不是中國人,咦但是我發現他有領中國的身分證那你該怎麼辦?也就是說,中國的身分證剛才洪律師有講到所謂的外部性的問題,你今天領這個身分證本身就表示你有可能是他的國民嘛,因為他是用身分證來代表這樣一個主張,所以當你已經領取這樣的身分證,譬如說知道美國簽證,美國簽證現在是知道ESTA,就是你只要申請就可以90天到美國玩,裡面就有一個問題就是你有沒有其他國家的身分證?那你該怎麼回答?如果說你有領中國身分證那以後出事的時候中國說,不好意思這個人要送到中國去,為什麼?因為這個人有中國身分證。這時候其他國家不會有開始協助的問題,而是說他有沒有一個正當的理由把你送到中國去。如果他有正當的理由他就很輕鬆的把你送過去。那沒有什麼疑義,所以我們人權團體要去營救這樣的一個事情會非常的麻煩喔。所以說當然這個國家安全侵害當然本身有一定的關聯,那關聯不是這麼大的只有剛才講的那些例子。這是第一個層次,國家安全的侵害。

第二個層次是大家都知道是經濟安全的侵害越來越嚴重,那經濟安全侵害我們自認為有擋住嘛,有318學運、太陽花運動擋服貿這樣一個事情,但它其實心中都心知肚明其實服貿沒有擋下來,還是持續在進行嘛,甚至現在進來的也越來越多。所以這種情況下不只是我們的公司,甚至我們的大家知道所謂的地方的宗教,得到中國的資金越來越多,那中國資金越來越多影響的已經不是我們剛才講的身分證,今天說你領個中國身分證然後在那邊住一陣子然後被洗腦然後回來投票,剛剛洪律師提到有這樣的現象。所以最大的問題是說它直接在綁我們地方的樁腳,而我們地方的樁腳有辦法去控制我們台灣人民來投票,這才是最恐怖的事情,當然它沒有辦法直接去控制你,大家也知道我們古時候,不、不是古時候,要拿投票收賄錢的時候都是每一家這個拿兩千這個拿三千告訴你投誰你也不知道,但如果地方控制你的是可以貸款的機構,譬如說地方的信用合作社或農會漁會,那個時候不是它要不要監控你投票的問題,而是你會自動把票不小心秀出來,你會啊不小心掉了,看你在投誰,因為朋友在看嘛。

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已經變成不是中國要不要洗腦的問題了,而是你會不會主動去揭露你到底投票投給誰?因為現在不是說揭露給中國政府看了,你是必須介入有中資進入的地方樁腳看,這個經濟安全的問題已經不在於國界的問題了,而是早上提的已經造成內部侵害的事情。

第三個層次我現在要講的就是文化戰,第一個是國家安全,再來是經濟安全,再來就是文化層次,那文化層次早上吳叡人老師有提到共同體嘛對不對,還有我們的民族意識,還有對國家忠誠的義務。那文化的侵略當然是越來越強大,大家都知道不管是從這個不知道是誰幻想出來的兩岸一家親啊等等之類的語言,還有就是說你去逼迫藝人去道歉,這個文化因素之所以可怕,中國對這個事情做為是非常熟悉的。我一直認為中國有兩個地方非常強大,第一個就是大數據,因為大數據它是可以不顧你的隱私把你的數據蒐集起來的國家,那新疆都是在做這樣的事情大家都知道,這是第一個。

所以他們大數據的演算是越來越精準,那時候大數據這種學問出來就是要去做什麼?就是為了商學院出來的東西,商學院要去推銷要去行銷,然後你今天看廣告看一看買東西買一買FACEBOOK就會跳出一樣的廣告,那這就是屬於大數據的演算結果。那這種行銷的方式,就是行為經濟學的演算方式,完全就是他們現在對我們所做的一種統戰方式,大家知道行為經濟學有一種很重要的概念叫心理帳戶,心理帳戶在你做不管任何不同投資行為的時候會有不同的設想,他現在對我們對我們做的事情就是這樣子,譬如說我們去旅個遊轉個機那個沒有什麼問題,所以你在某些程度上你會認為中國是OK的,在某些程度認為中國是不OK的,尤其是目前檯面上有些選舉就認為說反正我們也知道我們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我們也知道中國不好,可是我們就是要投一個認為中國很好的候選人,那種心理割裂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因為人大部分都是不理性,而這個不理性的方式就是中國一層次一層次每一個統戰所創造出來不同的心理帳戶,所以如果要去對抗這樣的事情的時候,他最先希望看到我們的是什麼?譬如說身分證的事情,啊我們就開始討論人權,譬如說我們到底健保是不是要取消啊,是不是要參政啊?你討論這件事情你就落入了陷阱,為什麼?

因為你就沒有針對統戰這件事情在發現危機,所以我以健康保險為例,大家知道我是台灣人權促進會嘛,所以大家都知道人權看起來是很重要的事情。但問題是健康權,還有全民保險其實他跟這個沒有一點關係,今天全民健保的精神就是什麼?就是我們不希望說疾病在這邊發散出去,保險的精神就是這樣子。譬如說,有人在這邊有人有了傳染病,以公共衛生的觀點我們希望我們有保險制度,他有傳染病他可以馬上看醫生得到治療,那這個疾病才不會擴散,大家才會安全。所以全民健保他本來就應該適用於長期居住在這個地方的人們的身上,因為這樣才能達到公共衛生,公共安全的一個目的,這跟領什麼身分證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你長期居住在中國,那你當然就不應該使用全民健保,你回來用私人健保,因為你的病情不會影響到我們台灣居民的健康。所以,為什麼我們常講說為什麼外籍配偶等等之類的她應該會有一定程度的全民健康保險的人權的享受,就是因為她長期居住在這個地方。

所以當我們把戶籍跟健康保險,因為畢竟我們一開始法源這樣締定的時候我們就做了這個連結思考。一思考下去我們就開始討論說我們這樣可能會限制人權啦等等,這樣討論下去我們就忘記對統戰這件事情做一個強烈的訊號。

所以當中國它擅長用這種行為經濟學的方式,用這種引誘的方式來作統戰模式的時候,其實最重要的還是我們能在國際賽局上做什麼,我認為這才比較重要的,比這個我們討論人權的限制要來得更為重要。當然不受人權限制的大家已經在討論,因為畢竟對台灣人權促進會來說,人權非常重要喔,就是不要否定這一點喔。但是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之下,我們一定要提出我們的行動綱領嘛。大家知道國際賽局,這是政治學探討國際賽局的第一頁第一課,就在跟你講國際賽局的重要性。我們的態度到底是強硬還是軟弱完全影響到對方的態度,對方要霸凌你然後你就是軟弱,對方就醫定要再霸凌你多一點。如果你今天是一個強硬的想要回應對方的霸凌的時候,它下次要霸凌你的時候它一定就是會有成本,它因為有這樣的成本它下次要霸凌你的時候就是要去多思考。如果他知道它的霸凌一定會產生怎麼樣的結果的時候,那我們以後就會收到,因為我們產生這樣的結果產生這樣的人權侵害是它們害的,不是我們害的。

所以一定的行動綱領非常重要,譬如說中國做了第一步,我們就應該有一個列表,它們做了第一步我們就要回應第二步第三步。它做了第二步我們就回應第三步第四步,人家做一步我們就要做兩步。所以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它今天如果做了身分證它做了一個統戰行為我們今天就應該把中華郵政改成台灣郵政,對不對?如果它再做下一步要斷一個邦交國,我們再來我們的國安機制可能就要啟動,我們現在不是有不當黨產委員會在那邊查附隨組織嗎?以後就是應該有類似組織認定有沒有中國的附隨組織啊。對一步一步來這樣才會踩到他的痛點嘛,如果你去限制台商的人權你去欺負我們台灣自己的人民,我們還在討論我們的人民在怎麼辦的時候,那已經陷入了它的人權遊戲,你沒有打它的痛點。對它們來講,如果說我們來討論政變的時候,對它們來講我們是人質,但台商對我們來說我們是人質嘛,因為台商是我們自己送過去的人質,實在最恐怖的事情。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會認為說,譬如說附隨組織的認定,國安機構的系統回應它應該立法化,因為只有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才會知道說他做的第一步我們馬上回應第二第三步,或者第三第四步是什麼。最好的方式當然是,因為這是內規,內規是不能外流的,就跟管中閔當初要選校長一樣,不是有個單子在校園咦有人撿到了有沒有。所以不是很困難的事情啊,你就把那個單子一一做出來,大家都知道現在台灣,目前針對你中國的統戰我們有哪些項目的一個措施。我們正式上要必需非常的強硬,那人權的保障它一定要存在,譬如說剛才講的健康保險,這一定要存在的事情,那投票權本身它當然是因為什麼?如果你已經認定它長期在那邊居住的事實,或者它有機會受到這樣的一個影響的時候,那它當然會影響到我們民主制度的建立。那民主制度的建立本身又是人權的基礎嘛,如果你已經侵害到民主的基礎的時候,有沒有可能對人權做一定的限制,這可能會有,這就是我們等一下在結束的時候會有一個聲明的時候,在討論說分層次的時候人權保障該怎麼做,剛剛偉群老師還有文聰老師針對這方面已經講得很多了喔,那我就不多說,因為時間因素我大概就講到這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