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階段抵抗:反對中國中信集團入股中信金控|經民連記者會

中國中信集團入股台灣中信金控案,8日正式簽約,這是中資入股台灣金融業的首例,其實就是金融業的旺中案,其影響遠比旺中案還深遠。

一、中國的國家戰略企業-中國中信集團

經民連召集人賴中強指出:引發國人普遍疑慮的旺中案,蔡衍明還只是一個受中國政府影響的台商,即將入股中信金控的中國中信集團,根本是中國國務院控制的國家戰略企業。鄧小平在1979年親自批准中信集團的設立,創辦人是人稱「紅色資本家」的中國國家副主席榮毅仁,前黨組書記熊向暉原任中共調查部與統戰部副部長,集團現任董事長常振明兼任中國共產黨黨組書記。媒體報導此次相互參股案,奠基於中信金控辜濂松與中信集團前董事長王軍之間的情誼,而王軍係中共八大老王震之子,被《中共太子黨》一書認定為中共太子黨核心成員,1989年中國民運,中信集團被列為十大「官倒」企業之首。這是一個與中國國安、情治、軍方系統關係密切的國家戰略企業。

當中國改革開放需要引進外資時,中信集團與日商合資成立中國東方租賃公司(1980),透過野村證券發行海外債權(1982)。當中國要發展航太軍火工業,中信集團及旗下企業,收購澳洲波特蘭鋁廠10%股權(1986)、成立亞洲衛星有限公司(1988年),近來並收購世界最大鈮公司巴西礦冶15%的股權(2011),鈮是製造噴射引擎和火箭引擎重要物資。當香港主權移交需要企業界扮演「平穩過渡」 角色時,中信集團先收購遭擠兌的嘉華銀行(1986),然後收購香港關鍵敏感企業:國泰航空(1987)、香港電訊(1990)。當波斯灣戰爭後,中國須要穩定中東油源,中信集團為伊朗修建德黑蘭地鐵(1995)。當中國打算緊縮香港言論自由時,中信集團旗下中信國安收購亞洲電視(2006)、中信銀行(國際)對香港獨立媒體抽廣告(2013)。對於這次中國媒體報導中信集團收購台灣「最大民營銀行」,您說,算不算中國政府當前國家戰略的一環?… 繼續閱讀

2015.03.30 抗議M503及航空城,要求毛、夏下台

抗議M503及航空城,要求毛、夏下台
中國M503步步進逼,桃園P-3C全面撤退 中國在台灣海峽中線片面劃設M503航線,29日啟用,明眼人都知道這是中國對台進逼的政軍部署,馬政府不僅不提出抗議,反而稱讚這是條「和平航線」、「比一九九九年進步」。M503航線不僅為解放軍在台灣海峽中線以西的常態部署提供掩護,壓縮台灣空防的預警時間與人力;廿六日,中國國防部發言人更進一步放話,要台灣空軍退讓,「為這條航路留出安全間隔」。 曾經駕駛戰機叛逃中國的前北京軍區空軍副參謀長黃植誠分析:中國劃設M503有兩個目的,第一個是戰略角度,中國在東海設立防空識別區後,進一步劃設M503,可以防止美國的干預;第二是政治目的,中國劃設M503確有政治意涵,目的就是防止民進黨一旦贏得二○一六年大選,不承認「九二共識」,衝擊兩岸和平發展時,可以有討價還價的籌碼。國人應提防,中國政府操作M503爭議,甚至利用國際壓力,要求台灣進行兩岸軍事互信機制與和平協議的談判,進而要求台灣接受「一個中國」框架。 就在中國軍政部署隨著M503航線步步進逼台灣的同時,馬政府卻將新購置的P-3C反潛機,從原先預定部署的桃園海軍航空基地,撤退到屏東基地,馬政府為了桃園航空城開發案,為了圖利財團,寧可將桃園P-3C基地作廢,寧可犧牲人民的安全並且大幅徵收民地。監察院調查報告指責政府:原本P-3C反潛機是要防守台灣海峽北部與東海的中國潛艇活動,現在居然撤退到防守巴士海峽;而桃園P-3C基地花費巨資興建,竟然尚未啟用就廢棄,浪費鉅額公帑。馬政府無視台灣安全,撤守的消極態度,恰與中國藉由M503步步進逼形成強烈反差。… 繼續閱讀